你好!欢迎进入 阿坝文艺网
 
   
首页 > 文艺评论 > 说一声爱,已经隔了今世
说一声爱,已经隔了今世
2016/10/10 11:06:45  作者:白德成
  文君,曾是梦幻般的巴蜀女子,似嗔似笑,清秀妩媚,喜着一袭红长裙,妙曼而舞。那时,她尚未写诗,我与她尚未相识。
  后来,她携一卷诗稿来承德笔会,骤然相见,惊观其形神憔悴。伸手一握,凉意漫浸。那时,她努力想笑,却满脸愁苦。因为写诗,遂与她相识。
  恰逢那时我负责《热河》文学杂志编选,创办了“热河文学征文网站”,邀请文君做诗歌论坛的版主,她爽快地答应了。接着就是将近六年的时间,她不离不弃地守候在这块诗歌的芳草园里终日洒水、点肥、薅苗、剪枝。她用天府之国特有的孩子般的真诚、女儿般的娇羞、情人般的妩媚,敲出无数细碎的键盘声,足以和一场诗意的沙沙春雨媲美,和一场网络的风花雪夜媲美。
  六年时间,我几乎目睹和感受了她这本集子里的所有作品的现场感和诗歌互动的临屏感。她像一个百变魔女,在网络的世界里为所欲为地纵横驰骋。一忽儿,制造啼笑皆非的一次快乐;一忽儿,制造虚拟感情的满场骚乱;一忽儿,制造网页叠起的诗歌高楼。她甚至用马甲化名,几乎是每天一至两首的临屏创作,用了热河网民人人瞩目的72天时间,创作了一百首爱情诗,名为《爱在别处》。
  在这一百首情诗里,她用恣意浪漫的诗句,演绎了一场虚幻的爱情大戏:一名巴蜀女子的前世,竟是塞北草原上一名倾国倾城的美丽格格。她情感的魅影,一路向北,穿过承德,穿过小滦河,穿过乌兰布统,穿过不能再穿过的虚构爱情的陷阱。她是谁,谁是她?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渴望与大草原的勇士相爱,渴望与强壮的勇士做爱。而踏马而来的勇士是谁,谁是勇士?更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场点亮草原夜色的爱之篝火,已经与她自己翩然起舞的灵魂一起燃烧了。
  熟稔了,她喊我师傅。
  我在工厂做过三年学徒,出徒了就可以带徒弟。徒弟叫师傅是天经地义的称谓,可在诗歌行当中,谁是谁的师傅?诗歌的出徒,谁是谁的标准?若以文君的才情论,堪称诗坛上乘,应该早出徒了,何以剑鸣匣内,只是自吟自唱?
  2011年《热河》杂志组织中国作家看承德活动,邀请四川的高虹和文君。明媚皓齿,娇小玲珑的美女作家高虹,愈衬出文君的形销骨立,落落寡欢。那时,萎靡的文君,头簪白花,时逢新寡。
  我心想:一个能搅动塞北诗坛,让热河诗歌论坛风生水起令多少爱诗的痴男子暗恋的天府女子,网络和现实何以差别如此?
  高虹告诉我:若干年前,因为一次惨重车祸,致使文君颅内骨折,七窍流血,中枢神经、视神经、外展神经等等七八对神经受损,虽然她最终死里重生,但她面部神经终身麻痹,面对这个多彩的世界,她僵硬的脸颊已经不会笑了。最终,在病榻上辗转十几年后,终于站起来的时候,母亲又重病卧床,而十几年不离不弃为她四处奔波求药的夫君却倒下了,是至今这个世界上仍未有任何药物可以治疗的非结核分枝杆菌。
  就是在这种极为艰辛的时候,仿佛命定的缘由,她无意间上网,并学会了写诗。
  在高虹告诉我真相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心底已然轰然震响。我甚至无法想象,这个柔弱的、已经不漂亮的天府女子的肩膀,仅仅是靠着诗歌的力量,承担着艰辛生活的巨大负重。她学会写诗和执掌“热河诗歌论坛”的五年期间,正是母亲重病卧床,丈夫绝症晚期直至逝去的凄惨境遇之时。而那些汹涌而来的崇尚爱情、自由、坚贞的滚烫诗行,几乎就是在病床边守候亲人的间歇中写就的。苦苦支撑的文君啊,是在用诗歌作汤药,在自疗艰辛苦难的心之痛。
  我为此,痛恨诗歌具备这种功能!
  其实,中国诗坛已经病了好久,80年代的诗歌辉煌已不再。伴随金钱利欲及时行乐为取向的精神大餐到处充斥,以爱情、自由、真挚、正义主导的诗歌元素,被世俗化的油彩涂抹的丑陋不堪。因为“你知道的”原因,诗人都在肆无忌惮地意象叠加再叠加,制造莫名其妙的甚至无法让人有一丝丝感觉的东西。
  文君的诗歌,在诗坛当属平凡中的奇葩。
  因为当了十多年诗歌编辑,我见识过许多从小喜爱诗歌,翻遍各种诗选本,长大立志做诗人的许多业余作者。遗憾的是,他们穷其一生都没窥见诗歌的门径。我相信,是诗歌的天分和灵性在作祟。
  我以为一个人的诗歌天分,一点不神秘,只是轮回的生命信息在某个时间段被激活。灵性,就是被激活的瞬间感觉。
  文君刚刚写诗,就能够驾轻就熟,游刃有余地穿梭在网络诗歌的空间,并不是她勤学苦读的结果。她突然写诗,缘于她的生命信息在黑夜里被激活,变成了在千疮百孔的艰辛生活中赖以支撑的可以直抒胸臆的载体。用文君自己的感悟说:当我还在文字外跋涉的时候,我的生命体就在真实的草原上游走,我的体验是那么直接而真切。
  正因为如此的生命信息被激活,她的这些诗歌,没有意象的叠加,没有搔首弄姿的玄虚,更没有无病呻吟的涂抹。有的就是毫无遮掩的爱在别处的马背情歌,她的爱,驾着天上的风,一路向西。
  这个爱,蕴含着巨大的信息含量,蕴含着一个小女人的恋父爱、恋母爱、恋夫爱,也蕴含着对艰辛生活中给予她关注和帮助的人的感恩之爱。
  这本诗集,是她当初试图用虚构的网络诗歌语言与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对话,她诗意的灵魂,自由地穿行在草地、淖儿、帐包,马背,羊群之间。可以说:她是用前世的场景以及无法抵达的爱在别处来诠释这一世的爱在此时。实在是,说一声爱,已经隔了今世。
  你听,文君在低低的呼唤:
   亲爱的,回头一望吧
   我缝补战袍的姿势,还是前世那份妖娆……
  文君,爱你。  
                            
                        2015年10月于石头斋
 

 相关内容
☆ 文化艺术:姹紫嫣红春风至,无边光景一时新(2021-7-21)
☆ 以禅韵诗情来速写人境心语——向瑞玲诗集《听雪》主题及写作赏析(2020-7-24)
☆ 诗评||李哲夫【闻着诗歌的芳香前行 ——女诗人蓝晓的诗《春天的夜晚》等几首读后感】(2018-9-7)
☆ 【人性与善在时空中同一】——扎西措短篇小说《启明星》读后感(2017-6-2)
☆ 蒋蓝||雄浑岷山撑乾坤,文学阿坝谱华章——阿坝州文学群体综述(2017-5-22)
☆ 唐远勤:一只从来没有停止过的时钟——关于我的姐姐和她的诗(2017-1-20)
各地文联
  
阿坝文艺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10025992号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您是第   位访问者
联系方式:abwl2828277@163.com  0837-2828277
地址:阿坝州马尔康县马尔康镇达萨街112号    邮编:62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