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站在元宝山上  

晨曦,站在元宝山上
2018/5/5 10:27:47  李龙清

    元宝山在阿坝县城的西面,与县城隔河相望。山不是巍峨的山,也没有什么神奇的传说;山腰是开垦的青稞地,山脚的不远处就是宽阔的河谷。元宝山在时间的长河里不经意间洞开,津津乐道地让许多摄影爱好者向往,留下了不知多少摄影家的足迹。
    那一年,小城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栅栏,便挤进了一双双青睐的眼睛,一双双眼睛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倾力攀登,在每一位摄影家的心海里开始荡漾一个名字——元宝山。元宝山便和阿坝县连接一起,在摄影家的镜头里名扬四海。
    元宝山该不该感谢那些初涉旅游工作的人们,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旅游工作者们曾经多少回,陪同天南地北的摄影家一起站在元宝山上尽览这座小城的美丽、阿曲河的美丽、蓝天白云的美丽,辽阔草原的美丽。
    记得有一天,天未放亮,一阵电话铃在床头响起,知道是某家旅行社的游客去元宝山摄影,疲惫的我真的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可使命促使我还是走进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晨曦中,站在元宝山上放眼望去,小城就在眉眼之下,星星点点的灯火清晰着小城的轮廓;东边的山峦重重叠叠,隐约在朦胧的暮色里;微微的亮光从云缝里挤出,我看到摄影家们兴奋的表情;他们把“长枪短炮”有条不紊地架在平坦处,等待瞬间的美丽影像,捕捉令他们欣喜若狂的画面。
    此时,刚刚露出笑脸的太阳呈现在东山顶,刹那间,却涌来了一大片黑云,从东到西就像一块让人撕扯的棉絮,覆盖在整座山顶。摄影家们目不转睛地期待着,期待的神情似乎是一种奢求,知道自己来一次阿坝县是多么的不容易,真的不想错过机会。
    晨曦中的元宝山透着丝丝凉意,细碎的石块静静地裸露路边,有些冰冷;山下的青稞地已泛出淡淡的金黄,涌动收获的波浪;脚边的灌木丛缀满璀璨的露珠,黄色的花朵笑眯眯的睁大眼睛,注视着这些陌生的人们。每一朵花都可以是摄影家们摄取的对象,每一根枝条在他们的眼睛里都深藏缤纷,他们似乎要叩醒晨曦里的每一个细节,把这些细节一一收藏。
    我不住地望着这些远道而来却也心细如发的摄影家,心情骤然有些紧张,厚厚的积云不见散去的样子,我知道摄影是一门学科,更是一种运气,是光与影的结合,错过瞬间,就等于失之交臂。
    等待是一种煎熬,可这些摄影家们抑或出于长期的习惯养成,看不出一点焦灼不安;他们就像母亲等待儿女长大,就像牧人经过远途跋涉来到一望无际的肥美草场。
    他们似乎有着统一的嗜好,指缝里都夹着香烟,每吸入一口会发出“丝丝”的声音;他们似乎是统一的着装,一件马甲,背后胸前都是兜;他们似乎都是一样的习惯,这个时候相互之间都不说话,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东方。
    那天,天公真的作美。阳光在云缝间射出道道光芒。光芒四射,每一朵云彩镶嵌起夺目的银线,逐渐放大的光线不折不扣地普照在金鼓之上,用一种无私的情怀亲吻大地。发现这里层次分明得就像造物主故意所为,雕刻得圆润而细腻,斧凿得光彩而夺目。那悠闲缭绕的云烟,紧紧地锁住妖娆,一条如梦如幻的云雾像一条笨拙的游龙缓缓向西而行,使小城由静而动,瞬间幻化成一条条薄如蝉羽的丝绸,素装小城。  
    河谷的清晨,是水禽扇动翅膀的时候,是牧羊犬睁大眼睛的时候,更是格桑花朵经过一夜长眠放声歌唱的时候。没有人规定晨曦里一切必须等同于少女乳房柔嫩的曲线,必须等同少年不长胡须的嘴唇,这里的风景可以任意滋生和繁衍。这里所有的美丽,从摄影家他们的行为方式中定格成了一幅幅美轮美奂的景观。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在元宝山回响,也激荡着我的心情。我看到了阿曲河的云影,拉近了天地间的距离;看到了云雾在小城中的缠绵,如梦如幻似海市蜃楼;看到了草原中散步的牛羊,映衬着离离原上草有幽静;看到了寺院的白塔,招唤着虔诚的信徒;看到了清真寺的一轮新月,辉耀着雪域草原。偶然的一瞥,都会让你有着春光无限的情怀,豁然醒来永不再是梦的激情。
    晨曦里瞩望小城,元宝山是理想的观景台,不得不折服于这些摄影家的眼光对角度的选择。袒露的天空下,让摄影家们捕捉走的不仅仅是一幅幅画面,每一张画面里还有他们的心情,心情与心情不断的链接,就是一幅风景的长卷;就是天地作证,万物作证,时间作证,你我作证的相约;就是忘我的去兑现对岁月的一腔诺言和梦中的那份期盼。
    满意的喜悦挂满每一个人的脸庞,摄影家们开始收拾行装,看得出来,他们的姿势是漫不经心的,也许是意犹未尽,也许是流连忘返。不知是他们的眼睛看得最远,还是他们的镜头看得最远,愉悦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对“这里是摄影家的天堂”不在否认。
    这时候,一个人突然倒在了地上,我大吃一惊,定睛一瞧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孩,她朝着天空一阵猛拍,我顺着她手中的镜头望去,原来是一只金鹰在天空翱翔。
    鹰,不时的拍打着翅膀,发出一声声鸣叫,有人这时开玩笑说:“它是不是在给我们说‘扎西德勒’呀”。人群中一阵大笑,笑声随着鹰的翅膀在元宝山回旋。
    晨曦的色彩被猛烈的阳光所取代,凯旋的摄影家队伍浩浩荡荡,开始争论着遗憾和得失,更多的是他们不住地频频回首的眼神。
    此刻,我似乎启开了心室的窗棂,仰视苍穹,谛听小城没有皱褶的声音。一次又一次的与摄影家们结伴同行,感慨万千,觉得元宝山的晨曦是一首诗,是儿时的童话,是睡梦中亲吻我的少女。

 

相关内容
· 罗开东的诗(2018-7-19)
· 晨曦,站在元宝山上(2018-5-5)
· 白林新作《南坪城》(2017-12-22)
· 天边的嘉绒祈索(2017-9-13)
· 气度恢宏的崇高美——简论羊子长诗《汶川羌》(2017-9-13)
· 永不熄灭的红色——序诗人王学贵诗歌集《夹金红》(2017-8-1)
  
阿坝文艺网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10025992号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您是第   位访问者
联系方式:abwl2828277@163.com  0837-2828277
地址:阿坝州马尔康县马尔康镇达萨街112号    邮编:624000